美联储官员:平均通胀目标可能意味通胀处于2.25%-2.50

发布日期:2020-09-15 09:26   来源:未知   阅读:

他重申,平均通胀目标 “不是一个(刻板的)公式,也不是一个承诺”,他认为通胀率可能会继续走低,所以“愿意承担更多风险,对适度的通胀超过2%拥有更高承受力;随着劳动力市场恢复,人们必须对通胀上扬持开放态度。”不过他也强调,美联储各种政策计划存在局限性,需要财政政策的配合。

今年有FOMC投票权的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对“平均通胀目标”给出了具体解释,“如果让通胀在3%的水平持续一年而不加息,我会感觉不舒服”。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认为,实现通胀目标将对美联储的信誉具有重要意义。

咨询机构Bleakley Advisory Group的分析师Peter Boockvar认为,美联储担心过低的通胀率会带来过低的通胀预期,进而收窄未来在经济困难时期进一步降息的政策空间,因而“愿意冒着金融稳定风险上升的风险”来重申鸽派立场。但对金融稳定重要性的关注也会为其决策带来谨慎倾向: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周四在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提出新的央行通胀目标后,多位重要的美联储官员也发表讲话或接受采访,捍卫这一“全员投票通过”的决定。

同时,美联储官员一致投票通过的战略文件还增加了对金融稳定性的描述,即承认金融稳定会影响美联储实现长期目标的能力:

分析指出,这种提法将弱化对低失业率可能导致过高通胀的担忧,转而更加关心劳动力市场的闲置与发展不平等现象。这代表美联储在下一次加息前,将允许失业率在更低水平保持更长时间,这将压低短期美债收益率、抬高长期美债收益率,令收益率曲线更为陡峭化。

此前鲍威尔在演讲中称,未来美联储希望通胀在一段时间内“平均”增长2%,但没有提供定义平均通胀目标的公式。美联储还修改了决定其长期目标的参数,即将以“就业人数从最高水平的短缺程度”为评估依据,以前的版本是“从最高水平偏离的程度”。

他还称,美联储希望失业人口尽可能低,且不希望酝酿金融不稳定性。部分企业遭受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它们反弹的基础偏低。分析可知,布拉德对劳动力市场和金融稳定性的评价,有助于厘清美联储新版政策的内涵。

2022年才有FOMC投票权、素来被称为“联储大鸽”的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也认为,美联储允许通胀在一段时间内超过2%,来弥补过去多年偏低的举动是“明智的”,“鉴于美联储已经推出新策略,通胀预期应该有所上扬;美国若实现通胀目标,将对美联储的信誉具有重要意义。”

“我仍相信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中,美联储将得到想要的通胀率,但可能届时他们将不会喜欢。在这之后,事情对于美联储和市场来说都会变得真正有趣。”

“可持续实现最大就业和价格稳定取决于稳定的金融体系。因此,委员会的政策决定反映了其长期目标、中期前景以及对风险平衡的评估,包括可能阻碍长期目标实现的金融体系风险。”

今年有FOMC投票权的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对“平均通胀目标”给出了具体解释,即美联储新版框架意味着物价可以“温和地”高于目标,可能意味着通胀率处于2.25%-2.50%之间,“但如果让通胀在3%的水平持续一年而不加息,我会感觉不舒服”。